二次元漫画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二次元漫画网 > 知识百科 > 正文
20年过去了,当年他亡妻坟前一跪感动国人,今再次成家过得如何?
20年过去了,当年他亡妻坟前一跪感动国人,今再次成家过得如何?
提示:

20年过去了,当年他亡妻坟前一跪感动国人,今再次成家过得如何?

张良善是陕西安康人,从小就有一个热血的梦,要当兵,19岁入伍,21岁如愿当上了一名汽车营的汽车兵。他就负责给新藏线上的部队运送物资,新藏线有个别称叫"死亡之路",听起来就很可怕,而新藏线也不负它死亡之路的盛名,每年都在吞噬着大量的生命。 新藏线海拔超过5000米以上的路段加起来有1000多千米,海拔高就面临着氧气稀薄的危险,且位于西藏,西藏多山路,山路多陡峭。 且因为气候多变的原因,在这条路上,雪崩,塌方,冰陷,泥石流等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不会的。 而且他还不是每次单独只发生一个意外,它可能雪崩连着滑坡,塌方连着泥石流,危险无时无刻不在。 当你面对危险时,能否活下来,运气和判断基本上各占一半,他已经不记得和死亡擦肩而过多少次了。 张良善说:"当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能坐以待毙,也不能横冲直撞,要学会抢道,该停的时候停下来,但该冲的时候,不能犹豫。葬身雪底就是个死,但冲出去或许还有生还的希望。" 他说他亲眼见过的葬身在这条路上的人,一个排都打不住,他甚至记得在哪个拐弯的地方死了多少个同志。 尽管如此危险,但张良善说:"我每次上路就兴奋,我喜欢跑车。" 危险线上独徘徊 后来几次遇见危险,差点丧命,张良善始终不改初衷,有一次他在路上碰见一辆车有个配件坏了,张良善就把自己的备用配件给了他,不曾想走到半路,他自己的也坏了。 他让副驾驶去取配件,谁知副驾刚走不久,竟然就发生了塌方,上山的路断了,他毫不知情,还在等着。 两天过去了,没有消息传来,车上剩余的吃的也吃完了,他只能出去觅食。 整整十五天,等他的战友找到他时,他胡子都长得又乱又长,眼窝深陷,脸上的皮起了一层又一层,旁边烟盒上是他写的遗书,叮嘱哥哥照顾好父母,请求父母不要为他伤心。 后来他回忆起那十五天,唯一能想起的就是高原上湖里的鱼太难吃了,鱼皮就跟筷子一样厚,他现在回想起来都恶心,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吃了。 还有一次是和他的战友一起,在界山达坂6700的高度,突然遇上暴风雪,路整个都被淹没了,人光站着都呼吸困难,他们还要开路。 风雪太大,刚开的路就被淹没了,如此下来,一天才只能走两公里,零下三十多度,他们连睡觉都不敢,生怕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后来吃的也没了,就在一群人以为不是冻死就是饿死的结局,张良善忽然发现不远处有只狼正扑倒一头黄羊。 他当机立断上了车,开车把狼吓走后,他捡回黄羊,和战友们饱饱的吃了一顿,继续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整整三天三夜,他们终于走出了界山。 1992年,他回老家认识了何桂丽,两人迅速完婚,婚假才过去十天,部队就给他打电话,要他归队,回去执行任务。 后来没过多久妻子来信告诉他,她怀孕了,张良善要当爸爸了,他高兴的不得了,嘴巴快咧到后耳朵根子,怎么也收不住。 他给妻子回信,让她到部队来,说等她来了,到时候生孩子的时候,他就可以请假在旁边照顾她。 妻子也很想念他,尽管知道西藏海拔高,可能会出现高原反应,但对丈夫的思念战胜了这许多这样那样的想法。 她毅然决然的奔赴西藏,追随丈夫的脚步,他们在西藏的日子,应当是这世上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可到临产前,一直身体很好的何桂丽却突然感冒了,这时他又接到上级指派的任务,要他去给冬季戍防的将士们运送过冬物资。 西藏的冬天非常冷,尤其边防,如果物资不能及时送上去,那些将士挨饿受冻,甚至可能会死人,他身为运输排长,如何能不去? 他在安抚好妻子的情绪之后,就带着人去执行任务了。车子走了三五天,到了红柳滩,部队留守处给他打电话,说小何同志病情有变化,让他把油罐卸下来,就开着车折返回去。 他一听这话,就隐隐感觉不对,心里闷得难受,急忙把油罐卸下,连夜返回。中途到了狮泉河,留守处的电话又跟到狮泉河。 这次是说他妻子转院了,难产,医生问保大保小,一个钢铁硬汉,面对死亡他都没哭过,但听着电话对面焦急的声音,他的眼泪哗哗直淌,他哭着恳求医生,希望两个都尽力保住,如果,如果真不行,就先保大人。 说到这里,张良善泣不成声。挂了电话,开着车就往医院赶,一天一夜不眠不休,把五天的路程开完了。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夭折了,而妻子也产后大出血,依然处在危险中,张良善悉心照顾,祈求上苍,请求医生,希望妻子能好起来,可是在第十五天的时候,何桂丽还是去了。 弥留之际,她看着丈夫,眼里全是泪光和不舍,张良善问她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她只说了一句:"以后,开车不能再这么快了!" 他跪在妻子坟前,仰起头,可眼泪还是滚了出来,他死死地抿住嘴唇,把所有溢出喉咙的悲伤重新压回喉咙深处。 他跪在坟前跟妻子细数过往的时光,说着说着又流出眼泪,跟妻子说,虽然他没来得及看孩子一眼,但他给孩子取了名字,就叫"来生"。 妻子去世之后他悲痛欲绝,亲自给妻子立碑,写碑文,迟迟走不出悲伤,之后他每次出任务,他都会去妻子的坟前,跟妻子说说话,没过两年,妻子坟前就被他踩出一条路来。 后来战士们想尽各种办法帮他走出悲伤,还给他介绍了一个护士,那个护士听说了他的事迹,十分感动,尽管刚开始张良善并不是那么热情,护士也坚持,一点一点温暖他的心。 现在张良善已经和护士结婚多年了,他们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人身体都很健康。 在新藏线上张良善24年,穿行过60多万公里,运送过750多吨物资,被誉为"新藏线上的红细胞"。先后获得过无数功勋,他是人民的英雄。 如今这位英雄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需要亲自跑汽车的小兵,他当了军分区装备部长,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经常下到一线去考察,他说,总坐在办公室里,怎么能搞好装备工作呢? 不管他担任了何种职位,他依然是最初的那个张良善,依然是人民所熟悉的那个"昆仑卫士"。 生活中处处可见"军人优先"的字样,如今越来越懂是为什么,我们的岁月静好不过是因为有他们在负重前行。他们为国家为人民付出了太多,应该得到优待! 他们身上挂满的勋章,都是他们曾经受过的伤,遇到的一次次危险的见证。人民的英雄,值得我们永远的尊敬!

曾经那位“昆仑卫士”,亡妻坟前一跪感动国人,如今他过得怎样?
提示:

曾经那位“昆仑卫士”,亡妻坟前一跪感动国人,如今他过得怎样?

新藏线是西藏西部重要的交通要道,但这条公路有1000多千米的路程都在海拔5000米以上,这条路,氧气稀薄、气候多变,地形陡峭,还常常伴随暴风雪、泥石流、雪崩,当地人都称呼这条公路为“死亡之路”。 但是对于军人来说,对于张良善来说,这条路已经不知道走了多少遍了,又有多少次跟死神擦肩而过,1986年入伍的张良善,在二年就走了一遭鬼门关,那还是10月份,张良善负责一次运输任务。 在途中,其中一辆车配件坏了,他就将车上的配件借给司机应急,结果自己的车也坏了,张良善就让副官去取配件,自己留下看车,谁知连续几天的大雪直接封路,加上坍塌,张良善被困住了。 他在雪山上等了一天又一天,战友留下的干粮只有两天的量,很快就吃完了,铁皮车里面更是天寒地冻,为了生存下去,张良善四处找牛粪取暖,好在高原上还有一些鱼,勉强支持着。 一连过了15天,救援的战友才赶了过来,此时的张良善都成了一个“野人”,嘴唇发紫,双眼深陷,人都瘦成了皮包骨头,他也料到自己可能会遭遇不测,还在地上刻上了遗书,这样的险情也不单单只有这一次,但战士们都挺了过来。 1992年,张良善28岁,即便是“昆仑守卫”也需要面对成家,他在一些人的介绍下,他认识了妻子何桂丽,但两人结婚仅十天,张良善就因为任务迅速赶回了部队,后来妻子来信,告诉他怀孕了。 张良善喜出望外,为了能够照顾好妻子,他将妻子接到了部队,就在妻子快要临盆的时候,正好赶上大雪季,部队有一个运输任务,若是在大雪来临之前没有将物资运送出去,山上驻守的士兵都要挨饿受冻,情况同样危急。 张良善跟妻子协商,虽然他愧对妻子,但妻子还是支持他这次的任务,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妻子会在这期间难产,孩子没有保下来,妻子因为大出血也快支持不住了,等张良善赶到医院时,妻子只是跟他说:“以后,跑山上的路,要慢一些”。 妻子下葬那天,他穿上军装,戴上军功章,给爱人和孩子庄严的行了一个军礼,跪在坟前,亲手给她做了一个墓碑,碑文还没刻完,一场加急任务就下达了,张良善主动请缨,而他似乎将所有的悲伤都倾注在任务当中。 张良善在阿里驻守了近三十年,他也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重新娶妻,他被调离之后,任职装备科长、县武装部长、军分区装备部长,不管职位如何变动,他都一直都在为人民服务,为兵服务。 在机关工作以来,每年都用2个月时间下边防进行装备检查,手把手地传帮带,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库室检查,晚上熄灯后,他还有检查一遍,由于长期受到紫外线照射,他患上了过敏性皮炎,脸上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甚至严重化脓感染。 医生都劝他不能再上工地了,但张良善总是笑着说:“坐在办公室,哪能搞好装备工作呢”,自古忠义难两全,张良善也只是尽心尽力去做到最好。

当年那位在亡妻坟前一跪,感动国人的“昆仑卫士”,如今怎样?
提示:

当年那位在亡妻坟前一跪,感动国人的“昆仑卫士”,如今怎样?

新藏线,一条最困难的进藏之路,那里海拔高,风沙大,氧气稀薄,雪崩、塌方更是常有的事,也因此,新藏线有“死亡之路”的称号。但是对于无数戍边将士和在边疆负责运输的将士来说,那条路是常走的路,避无可避。 张良善,陕西人,出生于1965年11月。1986年,张良善成为西藏阿里军区的一名汽车兵,从此新藏线这条死亡之路,就是他最常走的公路之一。张良善的车技很好,但是车技再好,也难免在任务途中无数次与死神擦肩。 不过张良善的心态不错,他说自己很喜欢这一份工作,虽然有很多战友在路上遇到雪崩牺牲,但是他每次都不会害怕,每一次上路他都很兴奋,遇到雪崩就开着车使劲往前冲,拼尽全力冲出一条生路,每一次死里逃生,他都觉得是自己战胜了死神。 其中有两次经历最让张良善记忆深刻。一次是1987年10月,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一辆车的配件坏了,当时正好在山路上,张良善就让副驾驶回去取配件,而他留下来看车。但是副驾驶离开之后,回山路的一个路段发生塌方,将路给堵断了,队友没有办法按时赶回。 可是当时留在张良善处的干粮只够他吃两天,而且天寒地冻,待在车里压根不能御寒,甚至车里比外面还冷。不过幸运的是,不远处有湖泊,可以打几条鱼,而且周围还有一些牛粪,可以烧了取暖,张良善就这样撑过了几天。 但鱼是有限的,牛粪也是有限的,用完所有的东西之后,张良善只能凭着意志力继续撑。终于,队友在第15天的时候找到了他,此时的张良善浑身僵硬,嘴唇冻得发紫,人瘦得皮包骨,看起来已经到了身体的极限,不远处的地上还有他留的遗书,队友看罢抱着他失声大哭。 还有一次是驾车经过西藏和新疆交界的界山达坂,那次大风雪来得触不及防,气温低至零下30度。雪下得太大,把山路都给堵死了。没办法,他们只得人工铲雪,但是往往辛苦1天1夜,汽车才能行进2公里,而他们带的干粮根本经不起这样耗,队友还经常在铲雪的过程中饿晕过去,后来他们从野狼的口中抢了一只羚羊,才活着从大雪中走出来。 1992年,经人介绍,张良善认识了妻子何桂丽,两人结为夫妻。可是新婚第10天,张良善就被部队叫回去了,之后妻子来信告诉他自己怀孕的消息。张良善大喜,把妻子接到了部队,想要亲自照顾她。可妻子临产前,张良善又接到了上级的命令,让他送物资上山。 那条路同样艰险,所以需要技术过硬的老兵,要是不能及时将物资送上去,山上的士兵就会挨饿受冻,几经权衡,张良善最后还是跟妻子开了口,妻子支持他的选择,只叮嘱他慢一点。可是张良善回程途中,却在分区接到部队的电话,说他的妻子难产,大出血。 张良善第一次慌了神,开着车朝医院狂奔,原本需要5天的路程,他用了1天1夜就回去了,孩子夭折,张良善在妻子的身边守了15天,弥留之际,妻子只说了一句话,叮嘱张良善以后在山路上要慢点走。 妻子下葬的时候,张良善把军装穿戴整齐,佩戴好所有的军功章,在妻子的坟前长跪不起,失声痛哭,他还在坟前亲自为妻子的墓碑刻字,但字还没有刻完,他又接到部队的命令,要求立马返回执行任务,军令如山,不得不从。 两年之后,张良善从亡妻的伤痛中走了出来,重新娶了一位妻子,两人的女儿在1994年出生。而现在,张良善已经调离了汽车兵岗位,成了装备部的部长,跟妻儿依然是聚少离多,他更多的时间,都投入到了工作上。自古忠义两难全,或许就是这样的吧,中国军人保家卫国的奉献精神,会在这片土地上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还记得那位英雄吗?当年亡妻坟前深情一跪感动众人,如今过得怎样?
提示:

还记得那位英雄吗?当年亡妻坟前深情一跪感动众人,如今过得怎样?

现在我们国家安定祥和,这都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坚定的后盾,他们就是人民子弟兵,只要我们有危险,无论在何时何地,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冲在最前面,保护我们的安全,有的时候安全感就来自于那一抹橄榄绿色。他们为自己身后的人民群众不计付出,也不求回报,默默的奉献自己,正因为有他们的保护,我们现在才能生活的如此安定。他们也是父母的孩子,他们也是妻子的丈夫,他们同样也是个人,但是在他们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他们就对得起人民群众。 自古忠孝难两全。有的时候真的是舍小家为大家。曾经有一张照片流传的很广,很多人看到这张照片。都潸然泪下,这张照片的主人是一一个浑身挂满勋章的军人,而他却跪在自己妻子的坟墓前,也正是因为他这一跪戳中很多人的泪点。现在这位英雄,他过的怎么样呢? 徘徊在生死边缘的英雄 这位身上挂满军功章,在妻子坟前跪下的人,他叫张良善。出生在陕西安康。在他19岁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了一名解放军,在入伍之后,他也成为了一名汽车运输兵。并且他还被分配到了西藏地区。在西藏等偏远地区,汽车运输兵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运送各种物资,这些物资都是非常重要的。不过,不要认为汽车运输兵只要开车就行,其实他们非常辛苦。 在偏远地区路况非常的差。而且,他们工作的地点基本都是在高原之上,这种环境本身就对人是一种考验,何况还要完成各种复杂的任务。而在运输的过程中,他们也会面对很多突发的情况,比如大雪封山,比如泥石流等等意外的情况,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他们练就了一身不凡的本领以及非常熟练的汽车驾驶技术。 张良善所负责运送的物资和高原上执勤的战士息息相关,如果他不能准时送达,很有可能那些战士就没有饭吃,不能正常的生活。而他这一送就是20年。在这20年当中,就有好几次他在鬼门关附近徘徊过。不过在最后他都凭借自己过硬的驾驶技术以及坚定的信念坚持了下来。而他也因为这几项原因被评为了“高原模范兵” 舍小家为大家 这位英雄和他的妻子相识非常的偶然,他们俩是因为朋友的介绍才相识的人,张连胜的妻子叫何桂芳。两人在认识之后也因为兴趣相仿,所以感情升温的比较快。这两人不久之后,两个人就决定相伴一生并办了婚礼。当时所有人都非常看好这两个人,都认为他们两个人婚后的生活就像《诗经》所写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一样,但是实际的生活却给两人当头一棒。 在两个人结婚的第二周,他的丈夫张良善就接到了任务,并且返回的部队,他的丈夫是一名军人,军人肩上扛的是责任。可能更多的时间是为人民服务而没办法陪伴自己的家庭。在一次执行任务的间隙,他无意中得知了自己的妻子已经怀孕了,这令张良善非常激动。随后他便向妻子建议来了部队安心养胎,在部队中可以离得近,方便照顾妻子。 突如其来的难产 10月怀胎,很快,转眼张良善的妻子就到了要生产的日子。本以为张良善可以陪伴孩子的出生,但是在这个时候,张良善接到了一个十分紧急的任务,因为他是汽车运输兵,所以他要给高原上的战友送一批物资。这批物资非常紧急,如果不及时送到,那他的战友可能因为物资耽误而送命。 当时所有人都劝张良善,不要去执行这次任务。除了他之外,还有别的人会运送这趟物资,他可以安心地留下来陪伴自己的妻子。一边是战友,一边是妻子张良善犹豫了,最后他决定舍小家为大家执行了这次任务。在运输物资的过程中,张良善得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他的妻子难产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张良善的连长命令他马上回去陪自己的妻子。但是张良善经过漫长的心理斗争,他拒绝了他的连长,最终完成了这次运送物资的任务。之后医院又给张良善打了一次电话,这次电话让张良善。彻底崩溃。 电话那头说,他的妻子因为难产生命垂危。问了张良善一个问题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听到这句话,张良善彻底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他对着电话说,两个人都要保。如果保不住,那就保大人。 满载勋章却阴阳两隔 在张良善去往医院的路上,他一直默默的安慰自己说,妻子没有事情,到了就好了,.但是在真正到达医院看到妻子的那一刻,现实却击碎了张良善所有的幻想,他的妻子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非常虚弱。此时张良善感觉到了真正的害怕,在这么多年的当兵生涯中,张良善从来没有因为危险而害怕过,但是这次他真的害怕了。他怕自己失去妻子,可是最终他的妻子还是去世了。 妻子去世前对张良善说。自己在外边跑山路的时候注意安全。也正是因为这句话击碎了张良顺最后的心理防线,他抱着妻子嚎啕大哭。他是妻子,在最后一刻都是在为了他着想,他从没有抱怨过张良善没有时间陪自己。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妻子离世对张良善的打击很大,在妻子下葬的这一天,张良善穿着满是军装的衣服来到了妻子的墓前。张良善并不是一个好的丈夫,甚至严格来讲,他都不算一个合格的丈夫。但是他却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他们是勋章,见证了他做的贡献。张良善看着妻子的墓碑,缓缓的跪了下来,没人能够想到这满身的勋章,换来的却是夫妻两人阴阳两隔。 结语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张良善都沉浸在无尽的悲痛当中,而他的战友为了能够让他走出来,也给他介绍了别的对象,最终他的战友想给他重新介绍一个对象,让他走出这段打击,两个人相识之后也结了婚。结婚之后,和大多数军人家庭一样,张良善执行任务聚少离多。也正是因为有很多像张良善这样的人,他们舍小家为大家。所以我们才能拥有这样安定祥和的社会。

还记得那位英雄吗?曾在亡妻坟前一跪,感动众人,其现状如何?
提示:

还记得那位英雄吗?曾在亡妻坟前一跪,感动众人,其现状如何?

之前有一位英雄,在亡妻坟前一跪,感动了无数国人,现如今他过得如何? 他叫张良善,是西藏路上的一个普通运输兵,这个工作非常平凡,可实际上却特别危险,因为这个路经常发生泥石流,稍有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张良善早在1992年就跟妻子结婚,但是张良善结婚没过多久,就回到了原本的工作岗位,一直在为国家工作,一年到头也没有机会见上几面,后来妻子何桂丽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即将分娩时突然因为发烧被人送进了医院。那时候,张良善原本应该回到妻子身边照顾妻子,但是他却因为临时得到了一个任务,需要紧急为部队运送物资。在这个关键时刻,他选择了继续工作,为部队的战士紧急运送物资,保证那边的正常运转,没有及时的去医院探望妻子。 他本以为工作结束之后,很快就能见到妻子,结果医院方面突然给张良善打电话,说他的妻子难产,必须2选1,问他保大还是保小,张良善沉默了几秒钟,跟医院方面的人说,如果最后实在没办法了,那就尽量保住大人吧,挂了电话。张良善立刻出发前往医院,令人痛心的是,最后孩子没有保住,他的妻子何桂丽也没有保住,她在弥留之际,跟张良善嘱咐说,我走了你以后要小心一些,尤其是在走山路的时候要慢一点。说完这些话何桂丽就去世了,在这之后张良善给妻子树立了一个墓碑,穿着一身军装,挂满军功勋章给妻子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妻子的坟前,久久没有站立起来。 张良善因为悼念亡妻的这一行动,得到了不少人的同情。后来他在家人的要求之下,又娶了一个妻子,另外组建了一个家庭,两人还生育了孩子一家4口,过得相当不错。